最新时时彩制作演示 江西新时时彩组三全选 新时时彩乐彩走势图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 最新时时彩网站源码 新时时彩玩的人多吗 新时时彩三星组六玩法 江西新时时彩中奖qq群 新时时彩时时彩百位杀号技巧 新时时彩历史号码 新时时彩组选走势 澳客网新时时彩杀号 新时时彩软件免费版 新时时彩老时时彩 新时时彩菠菜 新时时彩计划qq群 快新时时彩开奖表 新时时彩组三单式号码 新时时彩大小单双揭秘 新时时彩一星遗漏 新时时彩走势分析 新时时彩历史开奖下载 内蒙古新时时彩 最新时时彩 新时时彩个位最大遗漏 新时时彩漏号 江西新时时彩预测 淘宝上的新时时彩 新时时彩玩的人多吗 新时时彩一星的比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守邺

文 / 冰临神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维没有逃离邺城,将自己“关”在一座不大不小的宅子里,太小不易隐藏,太大不好守卫,他如今最在意的事情是自身安全,连守城都要退居其次。

    徐础被送到大门外,先后三人出来查看,确认来者身份之后,才允许他进门,老将盛轩未获邀请,稍显尴尬,抬头看一眼天空,道:“?#19968;?#26159;去准备一下吧,贺荣人若是攻城,我们不能全都坐着?#20154;饋!?br />
    徐础一进府门就看到庭院里树立着几尊与?#35828;?#39640;的雕像,还没有完工,隐约看出是帝王装扮。

    前头带路的人是乔之素,稍稍放慢脚步,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解释道:“历代梁皇。”

    徐础点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马维坐在一间书房里,看样子很久没好好地睡过觉,眼睛通红,脸颊微陷,身边除了老宦高圣泽,再无仆从。

    “真是意想不到,这不是赫赫有名的徐公子吗?劝我与天成朝廷和解,声称自己要去渔阳救人,还要监督天成与贺荣部进攻并州的徐公子,不就是你吗?”

    “是他,就是他。?#22791;?#22307;泽贴在梁王耳边小声附和。

    乔之素从外面关上门。

    房间陈设简陋,马维依然坐在祖传的椅子上,除此之外,再无坐具,窗户严闭,并以帷幔遮掩,即使点着蜡烛,整间屋子也显得十分阴暗。

    “世事难料。”徐础道,本想走到近?#20843;?#35805;,却被高圣泽拦下,只能站在屋地中间。

    “对料事如神的徐公子?#27492;担?#36824;有什么料不到的?”马维阴阳怪气地说。

    “很多,比如我没料到马兄还会留在邺城。”

    “梁王。?#22791;?#22307;泽立刻加以纠正,然后扭头向主?#35828;潰骸?#26753;王出人意料,骗过?#35828;?#20891;。”

    马维轻轻点头。

    徐础道:“贺荣部不在乎守城的人是谁,他们今天就会发起进攻。”

    又是高圣泽开口:“不怕,邺城之坚厚,天下无匹,?#36864;?#36154;荣人有百万大军,也攻不进来,况且贺荣多骑兵,不擅攻城……”

    “贺荣军中有中原工匠,器械充足,已在城外列阵,马兄从来没去城头上观看吗?”

    “梁王。?#22791;?#22307;泽又一次纠正,语气稍稍严厉。

    马维轻笑一声,“欢颜郡主骗了我,你帮着她一块骗我,留一个老太婆当人质,然后带着外族人前来攻城。我不怕,因为我早就预料到这一招,所以我四处征?#28014;?#24449;人,也没?#27809;?#24030;兵离我太远。如今城里有精兵二十万,粮草堆积成山,兵将士气高涨,百姓不愿沦为异族之奴,皆愿为我效命。”

    停顿片刻,马维以右手指天,像是要宣布?#38590;裕?#25105;先让贺荣人攻城,待其久攻不下、士气沮丧时,开门与之决战,声东击西、诱敌深入……这些计谋我都会用上。”

    “你想再守一次东都?”徐础惊讶地问。

    “梁王!?#22791;?#22307;泽的声音越发严厉,已经带着一丝怒意。

    徐础突然动手,将高圣泽的右臂扭到身后,推着他往外走。

    高圣泽大骇,但是受制于人,年纪又大,不得不迈步,嘴里大叫大嚷,“徐础,你想干嘛?梁王救我……不不,梁王小心,他要行刺,我替梁王拦……”

    徐础另一手开门,将老宦推出去,随手关门,放好门闩,不让外人进?#30784;?br />
    徐础刚一动?#36136;保?#39532;维也吃一惊,抬下屁股,伸手要去摸刀,随?#27492;?#21448;坐回原处,任凭高圣泽叫嚷,既不起身相助,也未开口制止。

    外面的高圣泽惊慌失措,推了几下门,发现打不开,大声道:“梁王别急,我立刻去叫人……”

    “滚远一点!”马维厉声道。

    高圣泽显然大吃一惊,发出一声呜咽,再没敢吱声。

    徐础点点头,“终于安静了。”

    虽然撵走了高圣泽,马维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变化,依然冷淡,“这回你又打算用什么花招来骗我?”

    “我来救你一命。”

    “嘿,我知道这一招:先声夺人,不管真假,先说一句让对方最?#34892;?#36259;的话,吸引注意与兴趣,然后再说什么,对方都能听得进去。所以,你觉得我对‘保命’最?#34892;?#36259;?”

    徐础笑了,“咱们学的东西是一样的,我一时忘记了。好吧,不用这些花招,只是交?#28014;?#20320;为什么留在邺城?”

    “不留在这里,还能去哪?”

    “东都,那里你已经营将近一年。”

    “东都?”马维轻轻摇头,“那里差不多是一座空城,粮草不足,百姓全是?#20808;?#30149;残,能跑的人都跑了。”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冷?#24148;?#30334;姓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可与虑始,唯可与乐成,必须等我站稳脚根,他们才会蜂?#20992;?#33267;,跑来效?#25671;!?br />
    “你还没将东都让给淮州吧?”

    ?#26263;?#28982;没有,我借口说妻儿还在东都,请盛家宽限数日,只要宁王攻入淮州,盛家自然没办法再?#27492;?#21462;——可是宁王在哪呢?#31354;?#20063;是你的一个谎言,骗我将麾下最好的将军派出去做使者。”

    委派?#19997;?#25285;任使者,全是马维一个人的主意,这时却牵怒于他人。

    “贺荣人午时攻城。”徐础道。

    “让他们来好了,我正等着呢。”

    “淮州军不会真心守城。”

    马维脸色微变,沉默一会才道:“盛家派人送来命令,要求淮州兵死守邺城……”

    “这就是你守卫邺城的依仗?”

    马维突然起身,两眼更红,咆哮道:“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能守城,我麾下至少还有十万梁兵,他们效忠于我,愿意为大梁死战!”

    在所有人嘴里,兵力都是一个张口就来的数字,徐础早已不放在心上,走到马维近前,一手按在桌子上,“你想模仿我守东都时的策略?”

    马维怒形于色,“在你眼里,?#26131;?#26159;不如你,是不是?当初是谁提议刺驾?是我,不是你,没有我,你还是楼家的无名之辈,除非提起吴国公主,没人在意你是谁。当晋王?#22791;福?#24819;要嫁祸于你时,是我救你一命。当你守卫东都,孤立无援时,是我第一个与你结盟,助你一臂之力。你的一切成功,都离不开我!而你,依然以为我不如你?”

    徐础道:“马兄的所有帮助我都记在心里,我也从未觉得马兄不如我,至少你还在称王,而我知难而退。”

    马维慢慢坐下,声音?#25351;?#27491;常,“你有你?#35851;?#20107;,只是缺一颗帝王之心,倒也不怪你,你连自己的姓氏都不愿承认,何况称王、称帝?我与你不同,我是真正的大梁帝胄,身后有列祖列宗的督促与期望,我必须走上这条路,必须,别无选择……”

    “马兄打算如何守城?”徐础将话题拽回?#30784;?br />
    马维一愣,随后从“列祖列宗”的光辉中挣脱出来,“我已经说过,先坚守数日,待敌人士气受挫之后,一举反攻。”

    徐础摇头,“我要听你真正的计划。”

    “然后你带回去向贺荣?#25628;?#21151;?”马维冷笑道。

    “好吧,你不愿说,我先?#27492;担?#37050;城有三大不可守……”

    马维冷笑一声,“又是谋士那一套,‘三大不可守’、‘五大不可言’、‘七大不可悔’……”

    徐础自顾说下去,“守卫东都时,主力乃是降世军,他们一路受官兵?#26041;耍?#26080;路可走,因此有死守之心。邺城守军乃是淮州人,离老家不远,一旦战事不?#24120;?#24517;生返乡之情,马兄无力阻止,盛轩怕是也只能顺应众心。此乃一不可守。”

    “你以为我没想到吗?我要将计就计,守城的是淮州兵,但是守门皆是我梁兵,唯有北城例外,淮州兵欲降、欲逃,都可以,正好借此诱贺荣人进城,他们是骑兵,不利于巷战,?#19968;?#20146;率梁兵……”

    徐础打断他:“围攻东都时的冀州军,虽有两王坐镇,但是真正的统帅乃是王铁眉,上下异心,王铁?#23478;?#38750;大将之才,频出昏招,东都守城之计方得成功。邺城外面的强臂单于却是枭雄人物,非王铁眉可比,断然不会中计。此乃二不可守。”

    马维露出一丝妒意,“因为这个,你宁愿给异族蛮王做谋士?”

    徐础仍不解释,继续道:?#26263;?#21021;冀州军是要夺回东都,贺荣部却只是要清除障碍,一个手下留情,一个不择手段。此乃三不可守。”

    马维突然间又发怒,“你让我怎?#31383;歟?#20030;城?#30563;担?#22823;梁皇室已经?#30563;?#36807;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至少在我这里不会有!”

    “你不必?#30563;担?#25105;要送马兄返回东都,然后你立即与宁王联络,暂且奉他为主……”

    “这与?#30563;?#26377;何区别?”

    “听着,你想?#34987;?#24093;,先得忍辱负重,宁王是我的仇人,但是中原诸雄之中,唯有他能与强臂单于一争上下。宁王现在实力还有些弱小,会很高兴有?#36865;?#22868;,必能?#38405;?#21478;眼相待。到时你也不必劝宁王什么,让他自行其事,对淮州盛家是打是和,皆随他的心意,不可劝谏,连暗示都不要?#23567;?#24453;宁王觉得有把握之后,自会北上驱逐贺荣部。”

    “我就这么一直向宁王称臣?”

    “更远的事情我无法预料,但这是眼下最好的选择,至少能保住你的梁王之号。”

    马维思忖良久,“城外全是贺荣人,城里尽为淮州兵,我怎么才能逃出去?”

    徐础微微一笑,“你已经逃回东都,只是许多人还没发现而已。”

    马维莫名其称。(谋断九州..129129997)-- ( 谋断九州 http://www.zo83.ooo/125/125133/ )

小?#35760;?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23567;?/font>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25937;?#38376;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zo83.ooo

  • 返回顶部
  • 免费视频 你懂得
    关注你附近
新时时彩是哪里的
中国最好的比特币平台 pt古怪猴子超级攻略游戏规律爆分技巧 法甲第戎对圣埃蒂安 英超卡迪夫城对曼联 浪人武士APP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bbin体育官网 安徽麻将作弊器 开拓者vs火箭g6 热带动物园走势图 阿拉维斯vs维戈塞尔塔